bbin体育官网
字號:

隱瞞財產籌錢治病 全國首例眾籌平臺訴受助者宣判

隱瞞財產籌錢治病 全國首例眾籌平臺訴受助者宣判

2019年11月07日 01:40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隱瞞財產籌錢治病 受助者被判還善款

  全國首例眾籌平臺訴受助者一審宣判;法官建議,籌款扣劃至醫療機構直接用于結算

  

  昨日,北京朝陽法院宣判現場。被告在外地不方便出庭,通過遠程視頻方式參與庭審。 新京報記者 劉洋 攝

  全國首例互聯網眾籌平臺起訴大病籌款受助者的民事訴訟一審宣判。法院認定,籌款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名下財產和其他社會救助,構成違約,判令他全額返還籌款并支付相應利息。判決后,朝陽法院向民政部、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水滴籌”)發出司法建議,建議推進相關立法、加強行業自律。朝陽法院望京法庭庭長王敏建議,籌款扣劃至醫療機構直接用于結算,降低資金風險。

  【受助】

  幼子身患重病,父親水滴籌獲助15萬

  28歲的莫先生與許女士系夫妻。2017年9月,二人喜得一子。然而,2017年11月,莫先生之子診斷為威斯科特-奧爾德里奇綜合征,先后在嘉興市當地醫院和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治療,進行了臍血干細胞移植手術、心包穿刺術,曾出現低鉀血癥、心包積液、心肌肥厚、先天性心臟病室間隔缺損、巨細胞病毒感染、移植物抗宿主反應等病癥,家庭面臨著沉重的經濟負擔。莫先生想到了用水滴籌進行網絡籌款。

  2018年4月15日,莫先生在水滴籌發起了籌款目標為40萬元的個人大病籌款項目:“我是為我身在重癥監護室的孩子發起求助的……這5個月來,孩子飽受疾病折磨,為了給他看病已經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積蓄,欠下了20多萬的外債,醫生說要做好長期的治療準備,后續至少要40萬元左右的治療費用,但我們家就是工薪家庭,我和妻子的工資根本不足以支付孩子的治療費用……”

  當天15時31分,莫先生的申請被審核通過。至次日21時55分籌款截止,共籌集款項153136元,捐款次數6086次。籌款期間,曾有人舉報莫先生家有門面房出租收益,16日17時許,莫先生按照水滴籌要求補充材料,他辯解,門面房收入是孩子爺爺的,申請籌款時夫妻二人沒有工作,妻子剛剛找到工作。

  籌款結束后,莫先生立即向水滴籌提出了提現申請,資金用途表述為用于孩子抗排異、抗感染和心臟治療。4月18日,水滴籌將籌款153136元全額匯款給莫先生。

  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之子去世。

  【訴訟】

  受助者妻子舉報 水滴籌要求返還善款

  2018年7月27日,莫先生之子去世后的第4天,妻子許女士向水滴籌舉報:“(孩子)住院用掉5.3萬,其中31500元是之前社保報銷的錢付款的,醫院有個基金,(支付了)2萬元那時候也到賬了,所以水滴籌的錢基本沒用……孩子父親是拆遷戶,家里有房,還有店面,并不存在借錢的情況……”

  后水滴籌要求莫先生補充信息,莫先生表示,余款愿意用于做慈善或退回。

  2018年8月27日,水滴籌正式向莫先生發送律師函,要求其在8月31日前返還全部籌集款項。莫先生收到律師函后,并未返還。2018年9月,水滴籌向北京朝陽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莫先生全額返還籌集款項153136元,并按照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支付自2018年8月31日起的利息。

  朝陽法院經審理查明,莫先生之子先后總計產生醫療費35.5萬余元,其中醫保報銷后個人支付部分為17.7萬余元。除水滴籌籌得的款項外,2018年1月,愛佑慈善基金會資助4萬元匯款至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2018年3月,上海市未成年人罕見病防治基金會救助2萬元;2018年7月31日,嘉興市南湖區民政局救助28849.71元。莫先生之子病逝后,愛佑慈善基金會資助款在醫院賬戶的結余3萬元被取消。上述救助款總計88849.71元,扣除結余取消部分,莫先生通過其他社會救助渠道,實際獲得的救助款也達到58849.71元,且前兩項救助款均發生在通過水滴籌籌款前,但莫先生在籌款時并未披露相關情況。

  法院還查明,莫先生在通過網絡申請救助時隱瞞了其名下車輛等信息,未提供妻子許女士名下財產信息。莫先生通過水滴籌發布的家庭財產情況與申請其他社會救助時填寫的內容、妻子許女士的證言等也存在多處矛盾。為此,法院認定盡管莫先生之子的病情及治療情況基本真實,發起籌款時也確有求助意愿和客觀必要,但是其在求助時隱瞞家庭財產信息、社會救助情況,信息準確性、全面性、及時性存在問題。

  【判決】

  法院判令受助者返還善款本息

  朝陽法院經審理認為,莫先生與水滴籌之間系附義務的贈與合同關系,合同合法有效,雙方均應全面履行。莫先生隱瞞家庭財產信息、社會救助情況,違反約定用途使用籌集款的行為構成違約。根據《水滴籌個人求助信息發布條款》,在發起人有虛假、偽造和隱瞞行為、求助人獲得資助款后放棄治療或存在挪用、盜用、騙用等行為時,水滴籌平臺有權要求發起人返還籌集款項。故對水滴籌要求返還籌集款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

  法院在判決中同時指出,水滴籌未盡到審查義務,未妥善履行嚴格監督義務,存在審查瑕疵。但該審查瑕疵不能成為莫先生減免違約責任的合理抗辯和合法依據。鑒于莫先生至今仍未返還款項,故對水滴籌主張支付利息的訴訟請求,依法予以支持。

  最終,朝陽法院一審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水滴籌153136元,并支付上述款項自2018年8月31日以來的利息。

  對于返還的籌集款,法院指出水滴籌應根據《用戶協議》《水滴籌個人求助信息發布條款》和比例原則,公開、及時、準確返還贈與人,除非原贈與人明確同意轉贈他人。

  【法官建議】

  籌款扣劃至醫療機構直接結算

  一審宣判后,朝陽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了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行業存在的問題,并分別向民政部、水滴籌發送司法建議。

  朝陽法院望京法庭庭長王敏表示,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相關法律規范尚處于空白狀態,網絡平臺、發起人、籌款人、捐贈人的權利義務、責任承擔均無明確規定,求助人信息披露范圍不清、標準不明、責任不實,籌集款項的流向和使用亦不公開、不透明、不規范。這些都給相關行業健康發展帶來諸多問題和隱患。

  她建議盡快完善立法、加強行業自律;構建募集資金第三方托管機制,實現網絡平臺自有資金與募集資金的分賬管理、定期公示;建立網絡平臺與醫療機構的資金雙向流轉機制,實現籌款扣劃至醫療機構直接用于結算,從而改變目前籌款人直接提現的方式,切實加強愛心籌款的監督管理和使用,降低資金風險。

  司法建議中,朝陽法院建議民政部協調推進個人大病求助行為的立法工作,建立健全部門規章,促進互聯網個人大病求助有序開展;引導個人大病求助互聯網服務平臺集體加入自律公約,建立自律組織,規范流程、完善管理;指導推進網絡服務平臺自有資金與網絡籌集資金分賬管理,建立健全第三方托管機制和籌集資金公示制度。

  朝陽法院還建議水滴籌等網絡平臺,加大資源投入,健全審核機制,配備與求助規模相適應的審核和監管力量;完善籌款發起人、求助人家庭財產公布標準、后續報銷款處理方案及贈與撤回機制,切實履行審查監督義務、保障捐贈人權益;建立與醫療機構的聯動機制,實現資金雙向流轉,強化款項監督使用。

  新京報記者 劉洋

【編輯:于曉】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bin体育官网 湖南幸运赛车推荐 天天南通棋牌安卓下载 北京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是真吗 新疆25选7复试 2011七星彩走势图 迪士尼彩乐园游戏 福彩30选5最新开奖结果 七乐彩中奖号码查询单式 捕鱼大师单机版